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605章 傲慢与偏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清晨,张子安拉开店铺的卷帘门,正想回店去打扫卫生,就听到一阵韵律感极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la.com】

    嗒!嗒!嗒!

    一道穿着准专业训练服的身影从街角出现。

    她像森林中的小鹿一样轻盈矫健,衣服和鞋上都有醒目的反光条,离得很远就能看到。她还牵着一条精神抖擞的比格犬,牵引绳稍长,令它可以尽情地撒欢。

    “早安!”

    几十米的距离几乎眨眼即至,声到人到。

    铃原真衣以纯正的普通话向他打招呼,跑到宠物店前时,她减慢了速度,但没有彻底停下,而是原地高抬腿,保持身体的热度。今天空气质量不错,她没戴口罩。

    “早安,你可真够勤奋的。”张子安拄着扫帚回应道。

    最近一阵,他几乎每天早上都能遇到这位扶桑来的短期留学生,除了下雪天之外,她几乎会风雨无阻按时路过宠物店门口。

    “哪里,在扶桑时习惯了而已。”她满不在乎地笑道,“一天不跑就觉得身体不舒服。而且现在有snoop陪着我,跑起来更起劲了,还能顺便遛狗。”

    说着,她举起手里攥着的简易铲屎工具套装——一个带手柄的塑料小夹子和一个自封口塑料袋,示意给他看。

    比格犬需要非常充裕的户外活动时间和强度,否则多余的精力就得不到发泄,可能会在室内折腾,无论是折腾家中陈设还是折腾主人,都令人头疼但这个问题对铃原真衣来说是不存在的,她每天的晨跑强度就足以让比格犬发泄掉所有精力。

    snoop的胸腹剧烈起伏,吐着舌头呼出一口口的白气,它小跑着来到张子安身边,围着他转了个圈儿,对着他的鞋和裤子东闻西嗅,然后像是认出了他一样,蹲坐在他脚边,向宠物店内留恋般地看了一眼——它在这里待了不短的时间,终于被人领走了。

    张子安蹲下来看看它,它的颈部项圈上挂着一块狗牌,写明了铃原真衣的联系方式。

    作为一名长期混迹于实验室的高材生,铃原真衣无论是理论基础还是执行力都不错,把snoop训练得很乖,既不乱跑也不乱叫,安静地任张子安揉了揉它的头顶。

    “对了,扶桑那个公司已经派人带着机器出发了,不日即将抵达中国。”铃原真衣知道张子安一定很关心自动洗狗机的问题,便主动提道:“他们的计划是在春节期间的首都科技展览上展出,等展览结束后就装车运来滨海市,配套的变压器也会随行。”

    “真是太感谢你了。”张子安致谢,“没给你添很多麻烦吧?”

    “没。”铃原真衣笑道:“说到这个,其实我在和那位主管一来二去的邮件往来中,对方似乎对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而且听说我略通中文,便邀请我毕业后去他们公司实习呢,听说他们可能将要尝试开拓中国市场。”

    “咦?真的?那可真要恭喜了。”张子安闻言感到意外,不过细想一下,这也在情理之中。

    相比于少子化日益严重和经济持续衰退的扶桑,中国高速增长的宠物市场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如果对方根本没打算开拓中国市场,何必要特意来参加首都的科技展会呢?想要开拓中国市场,一定要有精通中文的人才,铃原真衣如果能顺利进入那家公司实习,一定会得到器重的。

    “是呀!想来我还是应该感谢您呢!如果没有在您的店里遇到snoop,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找到合适的实习机会。”她满面笑容,真诚地说道。

    “不过你说自己略通中文,这就太谦虚了,你的普通话比很多中国人还要纯正。”张子安实事求是地称赞。

    “您过奖了。”铃原真衣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在来中国之前,和很多扶桑人一样,心中存在着许多误会和偏见就拿遛狗这事来说,您知道矢野浩二先生那次很出格的言论吧?”

    张子安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努力回忆了一下,又把这个名字跟“遛狗”结合起来,终于想起一些蛛丝马迹。

    “是说那个说中国人不配养狗的扶桑演员?”他试探着问道。

    她点头,“是的。”

    矢野浩二的言论曾经在中日两国的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他在中国首都住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无论是高档小区还是普通民居或者马路上和公园里,随处可见狗狗的粪便,但主人不会收拾。

    其实他说的不是完全错误,毕竟很大程度上是事实,但他的言论被无良媒体断章取义,以“中国人不配养狗”来大肆宣扬,给他带来很大的风波,至今仍然时常被提起。

    铃原真衣继续说:“因为他这番言论,我来中国之前,以为中国的马路上到处是狗狗的粪便,但其实没有那么严重,还是有很多像店长先生一样的中国人遛狗时会随身带着塑料袋和小铲子的。”

    “哦?你见过我遛狗?”张子安闻言一怔。

    “见过的。”她肯定地说道,“前两天我跑步返回时,见到您牵着两条德牧进了店,手里就拎着塑料袋和小铲子,大概是刚遛狗回来?您没注意到我,但我看见您了。”

    她说的是事实,张子安带狗出门的时候一定会随身带着塑料袋和小铲子,即使是带着飞玛斯和两条警犬去拍电影时也是如此,当时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把满满一便当盒新鲜出炉的热狗屎送给剧组的便当小哥。

    说到这里,她深深鞠躬致歉道:“当时我未经您的允许,从背后偷偷拍了一张您的照片,发给我的扶桑同学和前辈们看。他们都很惊讶,这才知道矢野浩二先生的话是片面之辞,并非所有中国人在遛狗时都不处理狗狗粪便的”

    她一言不合就鞠躬令张子安很尴尬,他也不认为她做了什么值得特意道歉的事,不就是拍了一张他的帅照吗?如果要道歉,更应该道歉为什么不拍正面,没有把他的飒爽英姿带到其他扶桑妹子面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