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604章 飞翔的麻辣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王乾和李坤不知道这两根断枝是从哪儿飞来的,但摩托骑士们认为自己知道——显然是近在咫尺的王乾和李坤捣的鬼,也只有他们有捣鬼的条件,否则谁能把轻飘飘的断枝掷这么远?他们被断枝戳得很疼,若不是膝关节戴着护具,挨这一下可能就站不起来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la.com】

    “老子警告你们,特么的少管闲事!”其中一位摩托骑士从地上跳起来,指着他们叫嚣道,声音从头盔里传出,显得闷声闷气。

    即使这时候他们手里还死死攥着那个名牌包。

    王乾和李坤不想惹事,因为他们的修仙还未大成,这时候应该韬光养晦,讲嘴炮装逼越级挑战什么的太早了些。

    但事到临头他们也不怕事,年轻人的血性一上来,两人互视一眼,心意相通,齐齐发一声喊,把手里的麻辣烫大海碗劈头盖脸向两个摩托骑士的身上扣过去。

    这两碗麻辣烫是刚出锅的,锅里浓浓的红油高汤,虽然看着没多少热气,但实际上热气全被汤表的那层糊嘴红油给盖住了,论温度的话至少有七八十度。

    摩托骑士穿着皮衣皮裤戴着头盔,但头盔面罩已经在刚才的摔倒过程中撞出了裂纹,麻辣烫里的油脂泼到面罩上,令他们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而且这头盔为了透气,只防风不防水,少量汤汁还顺着缝隙灌进了头盔内部,把他们烫得哇哇大叫,双手抱头想赶紧把头盔摘下来。

    王乾和李坤一击得手,信心大增,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摩托骑士看不清状况,两人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

    “让你抢包!让你抢包!小爷我最恨抢包贼了!”

    “去你大爷的!抢包还耍横?还敢在小爷面前耍横?知不知道小爷练过?”

    “揍他丫的!”

    他们手脚并用,嘴里也不闲着,骂骂咧咧地给自己打气。

    等摩托骑士好不容易把头盔摘下来扔掉,身上至少已经挨了好几拳好几脚。他们的年纪与王乾李坤相仿,具体什么模样看不出来,因为他们的头发又是油又是汤,全贴住了头皮,耳朵上还挂着颤悠悠的半透明粉条。辣汤流进眼睛里,令他们几乎无法睁眼。

    不过王乾和李坤毕竟只在嘴上练过,拳脚无力,没有实际跟人打架的经验,而且从心理上讲他们也不敢下狠手,怕把这两个摩托骑士揍得太重自己会担责任,因此并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摩托骑士可不一样,他们必须要赶紧跑路,否则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所以必须尽快解决掉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刺头。

    他们人急拼命狗急跳墙,二话不说,上来就一记老拳冲着王乾的面门打来。

    王乾惊慌失措,本能地闭上眼睛,手掌没头没脑地往外一划拉。

    “哎呀!”

    倒下去的却不是王乾,而是冲他挥拳的那位摩托骑士,他痛苦地捂着软肋,像是被王乾这一下打得不轻。

    然而从指尖传来的触感,令王乾察觉自己只是稍微擦到了对方身体的边儿,根本没用上力,对方怎么会如此痛苦?

    另一边,李坤也遇到了相同的状况,对方明明已经躲开了他的拳头,却不知为何身体一软,冲着他的拳头扑过来,然后被结结实实来了一下。奇怪的是,明明是胸口中拳,那人却是捂着后脖子倒下了

    “哇!好厉害!你们好厉害!”

    “太牛叉了,你们是不是练过啊?”

    围观的学生们激动地鼓掌,连摊贩们也啧啧赞叹。黑夜中他们看不清细节,以为是真的是王乾和李坤一招制敌。

    王乾和李坤一脸懵逼,他们不明白对方怎么就这么不堪一击,莫非是自己长期跟随在师尊身边,不知不觉中修仙有成?他们听说最牛叉的修士能一边睡觉一边修仙,难道他们已经开发出一边开黑一边修仙的能力了?

    李坤从地上捡起名牌包,递还给失主,失主也是滨海大学的学生,这包是她男朋友送她的圣诞礼物,除了金钱价值以外还很有纪念意义。

    她对王乾和李坤千恩万谢,谢得他们都不好意思了。

    不一会儿,接到报警的警察赶来了。

    由于事发地点紧邻滨海大学,而且事件牵涉到滨海大学的学生,学校的保卫科科长也率领手下的保安们赶到,将现场的无关学生劝回学校。

    事件的起因、经过和结果都很明晰,目击者众多,警察草草做完笔录后就押着两名摩托骑士离开了。

    “你们是滨海大学的学生?”保卫科科长在刚才警察给王乾和李坤做笔录时旁听到了,此时特意过来问道。

    “是。”他们想瞒也瞒不了,老老实实报上自己的专业、班级、姓名和学号。

    保卫科科长把他们的姓名和学号记下来,笑眯眯地拍拍他们的肩膀,赞许道:“好小子,真有你们的,见义勇为这可是难得的一件大好事,你们以前拿过什么荣誉和表彰没?有没有得过三好学生?”

    王乾想了想,犹豫着说道:“小学的算不算?”

    李坤接话道:“我王者上过钻石。”

    从小到大他们的成绩一直中等程度,与各种荣誉绝缘,就算打游戏都没打到顶尖过。

    保卫科长:“算了,你们先回去吧,有事的话我会再找你们的。”

    “那个我们刚才算是见义勇为?”他们二人不太确定地问道,他们刚才头脑一热就拿面碗扣到对方头上了,如果算防卫过当或者故意伤害就麻烦了。

    “如果你们刚才讲的过程没差错,那就算见义勇为。”保卫科长解释道,“你们是在阻止犯罪分子实施不法侵害,因为对方一直拿着受害者的包不放,直到最后倒地时才松了手,等他们松手后你们没有追加伤害,这不算见义勇为算什么?如果这不算见义勇为放心,学校陪你们一起打官司。”

    “你们放心,我愿意给你们作证,其他人都干看着没有出手,你们是为了帮我把包夺回来才拦住他们的!”刚才那位女生也从旁说道,心里对在场的其他人很有意见。

    王乾和李坤这才松了口气,把心从嗓子眼儿放回肚子里。不过他们很想说,拦住那辆摩托车的其实并不是他们,他们也没那个本事,但这话说出来很明显会令事情变复杂,所以他们还是忍下来没说。

    “好了,时间太晚啊,你们都先回去吧。”保卫科科长说道,又似有深意地提醒王乾和李坤:“最近几天你们的手机一定要保持通畅,确保学校想找你们时能找到。”

    王乾和李坤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保卫科长和手下们带着那个女生回学校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去,摊贩们陆续收摊,这条小巷变得更加寂静幽暗。

    王乾和李坤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卧槽!刚才那碗麻辣烫我一口都没吃到就拍出去了!”王乾突然反应过来,惋惜地一拍大腿说道。

    李坤也觉得心疼,不过他转念一想又笑了,“没关系,大师兄,咱们也没付钱啊!好歹尝了口汤,这波不亏!”

    一想到这个,他们二人就转忧为喜。

    王乾想起正事,数了数自己剩余的卡片,“我还剩几十张就贴完了,你呢?”

    李坤闻言一怔,“卧槽!说到这个啊我刚才给那妹子捡包的时候,好像顺手把我的最后一张贴到她的包上了”

    王乾:“”

    李坤好像也发现自己做错了事,心虚地说道:“这不怪我啊,我这是贴顺手了!你说,她男朋友明天发现她包上贴着一张‘那种’卡片,会怎么办?”

    “凉拌。”王乾斩钉截铁地回答。

    一阵寒风吹过,他们均觉得脊背发冷,但同时又热血沸腾,他们终于有一件事超越了师尊——亲手拆散了一对情侣。

    “她男朋友会不会报复咱们?”李坤问道。

    “谁知道呢,我看最近咱们还是多在宠物店和家里待着,少去学校,说不定哪天被人捅死了。”王乾明智地做出决定。

    二人顺着道路的另一侧往回走,边走边谈论刚才发生的事,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辆摩托车到底是怎么翻车的?机械故障还是灵异事件?折断的小树枝又是怎么回事?

    剩下的几十张小卡片也被他们一路上随手贴完,不过为了避嫌,他们还特意留了一张,准备贴在宠物店的门外。

    就在他们身后不远,沿街店铺的房顶上,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若隐若现,利用广告牌、屋檐、破损的灯箱等物体遮掩自己的身形,即使偶尔暴露在月光下也一闪即逝,速度快得令人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花了

    这道身影头戴斗笠,身披一件单薄的马褂长衫,明明打扮得很像古代的夜行侠,体型却又小得多。斗笠的暗影下闪烁着一双黄铜色的眼睛,亮得夺人心魄,一看就并非人眼,然而这双眼睛并不会令人感到害怕,其中蕴藏着平和却莫可沛御的力量。

    老茶居高临下跟随着王乾和李坤,他们一路高谈阔论,始终毫无所觉。

    它抬头看了一眼星空,由于光污染严重,能看到的星星并不多,而且猫的视力天生不适合远视与看静物,只有成为精灵之后才清晰地看到了星空的样子。

    今天它向张子安提出夜里陪着王乾和李坤一起出门的事情,张子安的反应还是挺意外的,劝它换个时间,毕竟夜里太冷。老茶最近一直没怎么出过门,感觉再待在店里,身子骨都要生锈了,所以执意前来,还真帮到了王乾和李坤的忙,否则在女生宿舍楼那一关他们就过不去。

    至于阻击摩托骑士的事,倒是此行的意外收获。老茶当然不会对不法之事坐视不理,便果断出手惩戒了那两个人,顺便把功劳安到王乾和李坤的头上,也许会给他们带来一些意料之外的好处。他们每日在宠物店里勤勤恳恳地工作,值得嘉奖。

    王乾和李坤在前面拐了个弯,抄近路回宠物店。

    老茶挑起一粒小石子,弹到另一个方向,意在提醒他们,让他们直接回家,不用回宠物店了,但他们两个听到响动后疑神疑鬼,以为真的是灵异事件,反而特意避开回家的方向。

    它无奈地笑了笑,这两人是直肠子,脑子经常不转弯,或者转错了弯,只能由他们去了。

    老茶这两天觉得张子安似乎有什么心事,虽然没有证据,但它的直觉告诉自己,张子安的心事与它有关。

    是因为过年而想到了它的年龄问题么?

    老茶认为这是多余的担心,张子安还是太年轻才会担心这个,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即使是猫也一样,强求逆天改命,恐怕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而且这世界上真的存在逆天改命的方法么?

    宠物店遥遥在望,二楼的灯光大都已经熄灭,只有厕所里还亮着灯。王乾和李坤加快了脚步,来到店门口,这时才回过味儿来没必要特意返回宠物店。

    他们低声商量了一下,把最后一张卡片端端正正地贴在了卷帘门上,然后互相招呼一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等他们走后,老茶跳到二楼厕所窗外,用爪尖轻轻扒住窗框,无声无息地把窗户拉开,合身钻进屋里,又将窗户关闭,上锁。

    “茶老爷子,您回来了。”

    张子安还没睡,拿着手机在看。他感觉到一阵凉风吹进室内,知道是老茶回来了。没上锁的厕所窗户就是他特意给老茶留下的。

    “子安,你怎么还没睡?不是说了让你不用等老朽回来么?”老茶摘下斗笠,从寒冷的室外进来,它愈发喜欢室内的温暖。

    张子安指了指起居室的方向,那边透过些许昏暗的灯光。

    “没关系,反正π也还没睡。”

    老茶点点头,“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对了,那两个孩子平安无事地回家了,路上没出什么事。”

    它并非有意隐瞒,然而出手惩戒那两个摩托骑士,对它来说只是波澜壮阔的猫生中不值一提的微末小事而已。

    ————

    喜迎2018!

    大家新年好!

    新的一年,祝本书的所有读者幸运相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