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387章 料敌机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广茜土猎是一种非常实用、非常不错的地方特色土狗,分布于两广的偏远山区,在很多方面并不比柴犬差,甚至犹有过之,但这不是拿它冒充柴犬来卖的理由,毕竟价格差出了十倍以上,更何况还是病狗。【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la.com】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们虽然绝大部分都没听过广茜土猎这种狗,但一个“土”字就已经足够明一切了。

    有几个好事者还真跑过来,凑到笼子边看向土猎的耳后,果然看到了绒毛被勒过的痕迹,皮黑子就是用这种方法让土猎的耳朵变得像柴犬一样直挺。

    他们跑来看过,又面色凝重地退回人群里。

    “是那样吗?”

    “就是那样,耳朵被勒过。”

    大家都是来买宠物的,谁也不想被骗,一听到奸商果然在弄虚作假,顿时义愤填膺,低沉的咒骂声如同夏夜的虫鸣般此起彼伏。少量家里有柴犬的人,心中则忐忑不安,慌慌张张地离开狗市,想回家仔细观察一下买的到底是柴犬还是土猎

    张子安有些庆幸,还好皮黑子为了追逐更高的利润,是从外地批量运来的这种狗,若是拿柴犬与土猎进行杂交,生下来的后代恐怕真的能以假乱真了,连行家都会走眼。不过想来皮黑子这种游荡于狗市的奸商也没有那么大的耐心。

    他望向人群外围的邓洁,看到她一直紧绷的脸颊已经舒缓下来,低头盯着她那台充话费送的廉价手机,大概是正在向她死去的狗道别。

    张子安也松了一口气,他已经完成了此次狗市之行的使命,甚至还有不少收获,没必要继续留下来了。至于这些奸商只要这世界上有贪便宜的人在,弄虚作假的奸商就会一直存在,毕竟有那么一句话不是么?买的没有卖的精。

    “魏大爷,咱们走吧,出去之后我告诉你那家宠物店在哪里,店主看在我的面子上,肯定会给你优惠价的。”他转身招呼魏平。

    魏平的心里不出是什么滋味,感觉自己一大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

    他长叹一声,“好,咱们走吧,我以后也不会再来狗市了。”

    “等等!你搞砸了我们的生意,就想一走了之?想得美!”

    张子安正想走出人群,就听到有人嗷地喊了一嗓子。

    红龙、老三、皮黑子、僧、刘某某以及其他几个潜伏已久的奸商忍无可忍,跳出来把张子安围在当中。他们今被搅黄了好几笔生意,最重要的是顾客们已经提高了警惕,潜在的损失无法估量。他们自觉在滨海市已经混不下去了,商量之后准备转移到其他城市的宠物市场继续行骗,但临走之前却不能忍下这口气。

    张子安早就预料到狗市之行不会那么轻松,但是他心里有底,见状冷笑一声,“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要么你把今的损失两倍赔给我们,要么让我们揍你一顿解解气!你自己选吧!”红龙代表其他奸商叫道。

    魏平吓得体若筛糠,几乎瘫软在三轮车上。他刚才与皮黑子对骂时,根本没想到对方有这么多人,也没想到他们真的会动手打人。他现在回想起来后怕不已,如果对自己动手,这把老骨头恐怕就要葬送在这里了。

    邓洁也吓得脸色剧变,慌张地拉住雪,“孩子,快跑!要打起来了!”

    雪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却绝没有害怕,因为她相信张子安是位武学大宗师,这么七八人,还不够给他热身的。上次宠物店被砸的视频是一团漆黑,今是光化日之下,终于可以亲眼见到武学大宗师出手了。

    林七见场面混乱,深怕会波及到自己,想跟着某些胆怕事者一起避开,但他扭头看到雪镇定自若,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拿着手机拍摄,不由诧异地问道:“雪,你不怕吗?”

    “不怕,七哥你也别怕。店长先生是位武学大宗师,你就睁大眼睛看着吧。”雪信心满满地道。她这份镇定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她拿着手机的手没有一丝颤抖。

    “我我真不怕,我是担心你”林七脸一红,赶紧替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并岔开话题问道:“武学大宗师?你是真的?”

    石蓉和江达分别拿着平板和手机,紧张地坐立不安,他们对张子安没什么信心,只能寄望于武警总队退役教官铁宁的身上。

    铁宁已经趁乱悄悄来到人群的内侧,随时准备出手应援,但他一看对方的人数超乎预料,也是深感棘手。

    张子安满不在乎地站在原地,没有逃跑的意思。

    事到如今,他只有一件事比较后悔,就是今没把那件中山装穿来,逼格有些不够

    他摸了摸肚子,一脸意兴阑珊地道:“肚子饿了算了,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皮黑子恨他恨得咬牙切齿,趁别人不注意溜到他身后,见他毫无防备,对准他的后腰飞起来就是一脚!

    这一脚,从移动到出脚全都悄无声息,皮黑子志在必得!

    铁宁看得一惊,没想到这些人打就打,而且一上来就下黑手!

    他习惯于搏击台上的正面对抗,对这些市井斗殴毫无经验,情急之下只得大吼一声提醒道:“心背后!”

    铁宁以及自己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出声警告张子安的人,但其实他不是,早在他出声之前的两秒左右,甚至早在皮黑子的鞋底还未离地之时,就有几声犬吠响起,只不过这几声犬吠在狗市的背景下显得太过稀松平常。

    在皮黑子移动到张子安身后,力贯脚底之时,飞玛斯从容地道:“左移两步,屈右肘后撞。”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皮黑子的鞋底刚刚离地的刹那,张子安便像未卜先知一样,头也不回地左移两步,拉开马步,使出咏春拳术里经典的后撞肘。

    皮黑子一愣,他的脚连张子安身体的边儿都没有擦到,就一脚蹬了个空。由于他这一脚志在必得,使得力量太足,刹不住身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胸口就撞到了张子安探过来的后肘上!

    在旁人看来,张子安只是随意摆了个架势,身体巍然不动,皮黑子却自己拿胸口去撞他的肘部

    这一下撞得太实,皮黑子胸腹内气血浮动,感觉连胃都上下颠倒了!

    他原本黝黑的脸上顿时变得像死人般苍白,踉跄着退出几步,仰面栽倒在地,翻身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咦?”

    铁宁正在暗叫糟糕,准备冲上去助拳,看到这神奇的一幕却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张着嘴不出话来,脑海却想起十年前的事。

    那时他刚加入武警散打队,上级特意聘请了一位来自地方的老人,给他们讲解一些健体修身的武术知识。那位老人,真正的武术不需要什么招式,只要做到料敌机先,便可下无敌,但是这种只存在于理论中武学至高境界恐怕无人能达到

    所谓的料敌机先,无非是根据对手的眼神和细微动作来判断对手的攻击方向和角度,但张子安处在根本不可能看到皮黑子的角度,却完美地做到了料敌机先,避让反击之势浑然成,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循

    难道这就是武侠里的“听声辨位”?这尼玛也太神奇了!

    几乎就在皮黑子从身后动手的同时,红龙也从正面冲过来,抡起拳头冲着张子安的下巴击来。

    早在红龙起势之前,飞玛斯已经看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弯腰低头,右拳直出。”它道。

    张子安依样画葫芦,提前做出了应对。他弯腰把头一低,冲着前方无脑便是一拳。

    红龙的拳头行至半路,就看到张子安的脸已经从拳路上消失,紧接着他的腹便遭到了重击,几乎把他的肠子打散了。

    他双膝一软,捂着肚子躺在了地上。

    张子安一开始还有些紧张,担心与飞玛斯配合得不到位,随后他越打越舒服,越打越起劲,见招拆招,见势破势,唯一可惜的就是他不姓段,而且为他指点迷津的人不是趴在背上的神仙姐姐,而是一条德国牧羊犬

    紧接着,老三、僧、刘某某之类的乌合之众全都被张子安三下五除二干翻在地,还有几个同伙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不到一分钟,这些奸商全都倒地不起。

    张子安很装逼地掸了掸衣服,面色如常,仿佛只是闲庭信步般游刃有余。

    围观的众人沉默了,继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惊呼声!

    “卧槽!好牛叉!”

    “我勒个去!这人是谁啊?好踏马厉害!”

    理查德一见外面安全了,立刻来了劲儿。它早就憋得不行,此时突然从张子安的兜帽里飞出来,扑腾着翅膀绕场一圈儿,像是空投炸弹一样将白色的鸟粪不偏不倚地拉在了他们的脸上。由于好几个人还在张着嘴哀号,有一些白色的鸟粪还流进了他们的嘴里

    “嘎嘎!faial!faial!”

    它一直想这么干试试,今终于得偿所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